ALL铁 ALL桶 Jewnicorn 铁吹
 

【DE】【微ME】上流酒会x【只想吃软软的斑比】

预警:OOC啊😞这个马可能是太有礼貌了



正文:

Eduardo在酒会上多喝了几杯红酒,脸已经红透了,会场的灯光晃得Eduardo眼疼,只坐在椅子上盯着杯子里的酒发呆,旁人都自觉地远离他几步。Daniel无奈地走到他身旁,试图拖起已经烂醉如泥的Eduardo,失败了,反倒被Eduardo环住了颈脖,拉低了肩膀,交换了一个充满酒精的吻。“嘘……别闹了,回套房吧。”Eduardo却孩子气的将头抵在Daniel的肩膀上,揉来揉去,发出埋怨的哼哼。

Daniel环顾了四周,看到旁人躲闪的神情,镇定自若地将Eduardo打横抱起。比自己高出一些的Eduardo缩在Daniel怀里,旁人小声的议论Daniel都听得清清楚楚,同时,他也收到了角落里Mark毫无掩饰的目光,冷静地将Eduardo抱进了电梯,上到六楼。

六楼的走廊静悄悄的,Eduardo头晕晕的,根本睁不开眼睛,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灯光和Daniel的肩膀。“恩……”蜷缩在一个比自己个头小些的人怀里着实使Eduardo不太舒服,他不满地用哼哼声抗议。Daniel实在无奈,抱着比自己大只的Eduardo已经使他的胳膊有些酸了,怀里的人却还不安分地乱动,加重自己的负担。

艰难地打开套房的门,Eduardo等不及地从Daniel怀里脱开,趴到了床上,踢掉自己的皮鞋,扯开自己的衣领,把自己卷到了床铺中央。关上门回头的Daniel看到恋人把自己熨烫整齐的Prada揉作一团,已经想象到明早Eduardo会如何反应了。

Daniel将Eduardo拽到床边,这时的Eduardo已经是任人摆布了。Daniel帮他脱下西装外套,解掉领带,转身去拿醒酒药。刚要起身却又被Eduardo给拽住了,Eduardo翻了个身,像只请求主人抚摸的猫咪,“吻我,Danny。”Daniel当然不会拒绝对方不同平常近乎撒娇的语气,但只是轻啄了对方的嘴唇便离开了床。

Daniel去浴室里放洗澡水,趁着这段空当,准备好了醒酒药和热水,走到床边哄着Eduardo吞下去,然后又一件一件脱下Eduardo的衣服,这时Daniel已经脱掉自己的外套了。他又将袖子捋了起来,再抱起Eduardo,把对方送进浴缸。

Daniel试图给对方擦拭身体,对方却一个劲地往自己身上泼水,醉酒的Eduardo被浴室的热气蒸得脸红红的,带着难得孩子气的笑容。被泼了一身洗澡水的Daniel干脆跳进了浴缸,放肆地和Eduardo交换湿漉漉的吻,吻顺着嘴唇下滑到颈脖,再到肩膀,最后到胸前的红点,Daniel毫无忌惮地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,但在Eduardo想要更深入时适时地停下了。

将Eduardo带出了浴缸,擦干Eduardo身上的水,Daniel看得出来Eduardo的困倦,他可不想明天Eduardo把头痛和腰痛都耍赖地怪在自己头上。给洗完澡终于安分下来的Eduardo套上睡衣,这一次,Eduardo终于乖乖地躺上了床。而Daniel回到浴室,脱下了湿漉漉的衬衫和西裤,冲了澡,裹上浴巾,走出浴室时不出意外的,Eduardo已经睡着了。刚想加入睡觉行列的Daniel意外地听到了敲门声,打开门却是那张打破他好心情的脸,Mark Zuckerburg,阴魂不散地在不合时宜的时候来见Daniel,“今天Wardo在席上喝醉了,我只想来看看他有没有事。”哦,WARDO,叫的真是亲密,腻得Daniel想吐。“哦我已经安置好他了,劳烦Mr.Zuckerburg费心了。”Daniel把Mark的名字咬的格外的重,有意地显露自己的疏远。“如果您没有别的事的话,如您所见,我要睡了。”“当然。”最后一个音落下时门已经关上了,Mark站在套房门口思考了许久才离开。

Daniel回头就看见Eduardo安静的睡颜,这大概是这糟糕的一天里最美好的时刻了,他撑开被子,躺在Eduardo身边,从后面环住Eduardo的腰,Eduardo扭了扭翻过身将自己毛茸茸的棕发揉到对方的胸膛,Daniel关上了灯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1)
 
 
热度(50)
 
上一篇
© DC遁尘|Powered by LOFTER